对话《我们的四十年》编剧庸人:我正处在最幸福的创作期 -

来源:全球电影资讯网   发布时间:2019-02-07 16:48:58   浏览次数:432
过去的2018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适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从不同视角和多个侧面展示社会变迁与历史改革风潮的献礼剧在小荧屏迎来爆发。或以改革浪潮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群为着力点,或以小人物的鸡毛蒜皮一窥时代的风起云涌,“时代之大,每个亲历者都感同身受”。《我们的四十年》就是其中一部“和而不同”的电视剧,名列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参考剧目,讲述从1978年到2018年间,从改革开放初期到新时代横跨四十个春秋的光阴故事。编剧庸人匠心独运,将着力点放在一个颇具文化价值的符号上——电视,从电视的从无到有、从盛到兴为缘起,塑造一批热血追梦的小人物成长史。同时剧中对于中国式邻里、亲情的细致入微的刻画,传递出的朴素价值观和淳朴的生活质感,无不引发观众情感共鸣。近日,《我们的四十年》在湖北卫视等省级卫视上星热播,依然有不少剧粉表示“跟着二刷”。湖北卫视长江剧场独家对话编剧庸人,探寻光阴故事背后的故事。 《我们的四十年》编剧 庸人 破局:无恩仇不江湖  只写“落到实处”的生活
电视剧《我们的四十年》经庸人的小说《电视》改编而来,剧本也是由庸人一手操刀完成。其实《电视》的影视化进程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了,历经长期搁置、合同拟好又反悔种种变故,庸人以“不撞南墙不回头、一件事情干到底”的坚持,最后直接拿着五集剧本找到了现在的出品方,才有了电视剧《我们的四十年》。 出版过二十余本小说作品,《我们的四十年》是庸人第九部播出的电视剧作品了,他感慨“我也是影视圈的老人儿了。”“写过很多题材,历史的、民国的、悬疑、当代都市,但是最最最想记录的,还是自己成长的年代。而且这个年代,正赶上改革开放,是国家从贫穷走向现代化的历程。”庸人指着窗外东三环路上的车水马龙:“我小时候,这周边都是菜地!跟冯都一样,我也住胡同里,离这不过一公里。”作为一个地道北京爷们,站在创作者的角度,庸人在作品中呈现出来的,都是真真切切感受到的真实生活,“落到实处”,成为他一贯秉承的创作理念。通过一个具体的点映射整个时代,他曾考虑过写汽车、自行车、电话,权衡再三最终点还是落到了“电视”上:“因为电视的产生、兴起、发展到现在进入瓶颈期,就是这个年代。“通过“电视”和“电视人”把这四十年串联起来,“反映了我想反映的,记录了我想记录的。”

立新:不谈三观、人设  每一个人都是主角

从电视的从无到有、从盛到兴为缘起,从1978到2018四十年间,《我们的四十年》塑造了冯都(金世佳 饰)、西城(柴碧云 饰)等一众积极进取、追求改变、缔造梦想的电视人形象,展示了他们在四十年变革时代中“痛与痛快”并存、肆意热血的青春成长历程。金世佳饰演的冯都从年少时第一次看到电视起,就被小小荧幕里的世界震撼,长大后攒电视、倒卖彩电、成立影视公司、拍纪录片,始终倔强向上、宁折不弯,是一个角色个性极为强烈的人物形象。柴碧云饰演的西城,身世坎坷却独立坚强,切汇、只身南下,从小在社会摸爬滚打,英气十足。但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的人被冯都拼搏向上的精神所鼓舞,也有人认为其“在现实生活中活不过两集”,庸人回应道,“不谈三观、不立人设”,不可否认的是,这些鲜明迥异的人物角色,因为“非常规”“不完美”而更加真实而立体。 “每一个人都是主角”,这是庸人和所有主创的达成的另一共识,每个角色都有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冯胜利(钱波 饰)、肖从(王伟华 饰)、武坚强(刘亚津饰)、李铭柱(苏国涛 饰)一众街坊邻里展现出的人生百态,笑泪里传递出朴素价值观和淳朴的生活质感。他们是“中国式邻里、亲情传统中国式家庭的缩影,”所有关于电视、关于时代、关于人生的烙印,都浓缩在这些小小的胡同人物之中。倒卖驴皮发家致富又陷入庞氏骗局的肖红军,“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庸人不无感慨:“肖红军式的人物,在这几十年间是集中性的爆发。其实他就是想带着熊哥们给大家改善改善,干点事,挣点钱,拼命地想干事想成事儿!”几十年波澜壮阔,“他们是先行者,可能会成为炮灰,却推动了时代的发展,对这类人,我是充满了敬意的。”

谈创作:悬浮剧拉低观众智商 坚守自己最难得

“成为作家和编剧之前,我从事过好多行业,开过饭馆,开过超市,做广告人……没有一个行业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好。所以我相信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成功的人,或者不成功,这个艰辛,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同身受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创业都是很艰难的,一步一步的,就像我们国家这几十年,也是很坎坷的,不是一帆风顺。”2003年参与编剧首部电视剧作品《欢天喜地七仙女》,开始与影视结缘,庸人单枪匹马,没有团队、工作室,个人却一直有着饱满的创作热情。“创作,不论剧本还是小说,要求逻辑性很强,不是说有灵感就能行,一定是建立在大量的研究、搜集、提炼的基础上。”还不忘大方透露自己的创作秘诀:“身体健康很重要,我坚持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保持头脑清醒和高效运转。”不能闭门造车,要沉入生活,“进入瓶颈期的时候,就去找胡同口老大爷老大妈,和健身房的朋友们聊一聊”。

《我们的四十年》里,冯都创立自己的影视公司时,经历了商业与艺术的抉择困境,筹备自己的首部电视剧作品时,壮志满酬要通过作品来揭示黑暗面、社会真相、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真相。结合当下影视行业的现状,庸人也有自己的思考:“很多人说现在缺乏好剧本,是没有好剧本吗?好剧本是需要静下心,坐下来看的,真正缺乏的,是对好剧本的鉴赏力。”他还指出:“过分看中流量,还有一些悬浮剧,拉低了观众的整体智商和审美。”不是通过冯都的境遇来表达任何立场,庸人补充道:“我只是表达一个态度。没有人能和时代对抗,那只能是螳臂当车,蚂蚁撼树,时代要向哪个方向发展,任何人也挡不住。任何时候我们只是表明一个态度,如果有人能够稍微地,把这个车轮推一推、正一正,往我们认为正确的方向,当然我们认为的也不一定对,但能推一下,就很了不起。我觉得,一个人的人生能一直坚持住自己,就已经很了不起。” 《我们的四十年》的成功,给了庸人真正意义上的新开始,“将来创作的自由度会更好一点,可以真正去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这可能是作家编剧们最幸福的事儿。”他还透露,该剧姊妹篇《我们的光辉岁月》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继电视之后,将目光聚焦“流行音乐”发展史,一首首脍炙人口的经典金曲搬上荧屏,势必再掀起新一轮怀旧浪潮。采访的最后,庸人开心地谈起自己正在创作悬疑、权谋等多种题材多部作品,眼里有光芒,心中有热爱,真的是最好的天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最新影视资讯